<span id="j0z7z"></span>
  • <button id="j0z7z"><object id="j0z7z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1. <tbody id="j0z7z"></tbody>
        您好!歡迎來到煤礦安全網!

        蒲白煤化運營公司 童年里春天的味道

        作者:煤礦安全網 屈渭紅 2022-05-07 來源:煤礦安全網 蒲白煤化運營公司 童年 春天 味道

          陽春三月,萬物復蘇,到處都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。

          我站在辦公室窗前,放眼望去,絲絲垂柳,在輕風中搖曳,宛如妙齡少女在輕歌曼舞。一瞬間,我仿佛回到了童年——吹柳笛、挖野菜,那些年和母親相依相伴的日子里。

          我的童年是在農村老家度過的。每每到了春天,脫掉厚重的棉衣,蜷縮了一個冬天的孩子們,放學后總是會迎著明媚的春光像一窩蜂似的沖出校門,迫不及待地奔跑在鄉間小路上。折一些新發的柳枝,先編一個柳枝帽戴在頭上,剩下的做成大大小小、長短粗細不一的柳笛。粗柳笛發出渾厚的聲響,細柳笛則發出清脆、悠揚、婉轉的聲音。誰編的帽子好看?誰的柳笛聲好聽?小伙伴們互相比較著,爭執著。此時的鄉間小道上、場院里,柳笛聲此起彼浮,遙相互應,久久的在空中飄蕩著。

          記憶中,每逢冬季,家家戶戶幾乎都沒有新鮮的蔬菜,都是只能吃儲存菜或者咸菜,為了讓一家老小能有菜吃,一到秋天,母親就會忙碌著,切蘿卜頭、挑土豆、撿白菜,分類的放進菜窖里。據母親說,這樣蘿卜就不會空心,但也不能長時間儲存。為了一直有菜吃,當然還得把白菜、蘿卜、辣椒等腌制成咸菜,那時候,每次看著與一日三餐為伍咸菜,我們不愿意吃時,母親就會說“有這就不錯了”:“有的人家連咸菜都沒有,知足吧!”

          春天終于來了,滿山遍野的田地里、場院里、山坡上,野菜。“無疑就是大自然對我們最好的饋贈。”到了每年這個時候,誰也不愿放過這嘗鮮的機會,紛紛拿上“武器”走出家門。這時的田間地頭經常會出現成群結對的婦女、兒童挖野菜的場景。我緊跟在母親身后,一邊找野菜,一邊欣賞著大自然的美景,恍惚間,我仿佛置身于一幅巨畫中,沉醉不知歸路。

          野菜的種類很多,最熟悉的莫過于薺菜、刺角了。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母親用薺菜做的各道美食:薺菜面、涼拌薺菜、薺菜卷、薺菜蒸餃……我最愛吃薺菜蒸餃,但它做起來工序頗多。母親每次做薺菜蒸餃,總是早早地走進廚房和面,摘薺菜、洗薺菜以及切各種配菜。那時候,家里人很多,每次做飯都會耗費母親大半天的時間,何況是做薺菜蒸餃呢!為了全家人能吃上可口的薺菜蒸餃,母親從來不嫌麻煩,總是忙前忙后的,好像從來不知道疲憊為何物!

          小時候,父親在礦區工作,而我們姊妹幾個則和母親在農村老家生活。沉重的農活常常壓得她喘不過氣來,但她從不叫苦叫累。為了生計,白天她下地干活,到了晚上,她坐在煤油燈下飛針走線,為我們縫衣、納鞋。多少個夜晚,母親用她滿是皴裂的雙手把我們從夢鄉里喚醒,讓我們試穿新鞋。在那段最艱難的日子里,母親硬是帶著我們“熬”了過來。

          歲月匆匆,一晃幾十年,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好。冬天,大棚里的新鮮蔬菜應有盡有,又誰還愿意天天和咸菜為伴?這些年,唯一沒變的是我對野菜的思念,故鄉的薺菜是否還有當年的味道?

          母親也老了,曾經挺拔的身軀早已彎曲,雙眼也變得模糊。俗話說得好,兒到八十也是娘的心肝寶,母親永遠都是那個最愛我們的人。多少年了,母愛如這陽春三月的春風細枊,一直輕撫著我的心田。滿園春色抵不過母親對子女的愛,春風十里,不及常伴母親左右。因為疫情我已經有近一個月沒有回家了,再忍耐幾天,就能回家去吃上母親做的薺菜蒸餃,那承載著我童年味道的蒸餃。

       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        煤礦安全網(http://www.ben33444.com)

        備案號:蘇ICP備12034812號-2

        公安備案號:32031102000832

        Powered By 煤礦安全生產網 徐州網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使用手機軟件掃描微信二維碼

        關注我們可獲取更多熱點資訊

        感謝網狐天下友情技術支持

        国产精品一区二区

        <span id="j0z7z"></span>
      2. <button id="j0z7z"><object id="j0z7z"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  1. <tbody id="j0z7z"></tbody>